【总攻】老实人变成万人迷后把攻给压了
红烧肉酱汁【总攻】老实人变成万人迷后把攻给压了
【快穿】【主攻】【一对多】【穿书】 预收,四月中旬开始更 季箐是个很普通的家伙,普通到旁人提起他唯一能想到的特点,只有老实两个字。 在三十岁生日那天,季箐穿越了,还是戏份不到一集的路人甲。 自以为是直男的季箐穿越后觉醒了万人迷体质,只是吸引来的并不是异性...... 男主,男配,反派……无一不拜倒在季箐的西装裤下。 季箐很苦恼,他只想压一个啊,为什么身下的男人越来越多了。
[主攻]我只是以前看你不爽
小鹿kaka[主攻]我只是以前看你不爽
校园,寝室文学,第三人称 主攻视角,前期很凶后期很奶脸盲的狗攻x洁癖腹黑学霸双性强受,双洁,两款高攻低防 攻:床上进攻性极强,床下纯情又羞涩,成天破防 受:do前游刃有余,开始do就要死要活 攻(受害人自述):我从来没有针对过他,是他这人性格太怪了,根本没法好好相处,所以我才想换宿舍。提交给辅导员的理由自然是他这个人有问题,我受不了,我看他不爽。 然后他居然就用逼强奸我,我是那种靠下半身思考的人? 但我堂堂一米九的大好男儿,不能吃了这个亏,换寝就先搁置一边,我要好好教训他 可真是个下流的男妖精! 我精神上不为所动,但鸡巴有自我意识,正在卖力的动,叛徒。 我接受了现实。 我承认,他确实有点本事,叫起来很骚,很会玩。 我认可他还不错,是个实力派。 他人真好诶,怎么会有这么完美的人。 后来他舔了舔嘴唇,色诱我:现在看我爽吗。 我连连点头,丁丁蓄势待发。 他却下了床,问我记不记得高中时对他说的话。 老天爷,我一个脸盲是真的记不住啊。 子弹都上膛了,憋下去会炸膛的。
淫乱软件
宕机二进制淫乱软件
一款可以释放性欲望的软件,你在上面可以尽情地做母狗。 会有的xp:雌堕/轮奸/射尿/跳蛋/反差/电击…… 不吃的xp:黄金/血腥/r18…… 大概率是纯肉(?),女主肯定是爽的,但是雌堕文学,喜欢一些痛肉
扒灰船(山村老卫的性福生活)
三上悠亚扒灰船(山村老卫的性福生活)
淑蓉正用力地推卫老,见公爹的一手要摸上自己的胸前时,忙用手护住胸前一双高挺的乳房,边说道:“爹,你要干什么?我是你儿媳呀!你不能这样!”可是,淑蓉当用一只手再..
被变态玩弄的可怜笨蛋【np合集】
瓦楞纸被变态玩弄的可怜笨蛋【np合集】
【双性万人迷短篇合集,剧情肉,强制居多,受实际上暗爽,经常训狗。】 【全文所有故事均无丑攻,后期都成为受的舔狗。】 1、常识颠倒后误以为做爱是比赛,在床上被死对头亵玩,成为死对头的炉鼎 2、笨蛋与偷窥狂,所有人都在偷窥他 3、被催眠的地牢长官 4、被迫以身镇压凶兽的愚蠢杂役 5、向神灯许愿爱人后,被调教成灯神的狗 ***** 专栏完结文《雌堕成母狗的日日夜夜》 已完结,同系列文。 1、校园篇??【已完结】 叶南在放学后被绑架了,从此开始了他的雌堕生活。被两个兄长享用、用肉体支付班长补课费用、被体育生指奸、每周都被陌生人约出来轮奸……一步步沦陷在欲望中。 2、星际篇??【已完结】 叶南家道中落,托关系报名了军校,结果成为了精神紊乱症的抚慰员。在新生入学考核时被军官拷在审讯椅上玩弄,用成绩要挟按在桌上后入。 住进宿舍后每天都要跟不同的军校生睡觉,被按在床上操,每次做爱都被全程直播给全校军校生看。帮多名陷入暴乱的A级预备役做抚慰治疗,被他们紊乱的触手肆意玩弄。 审讯室、办公室、宿舍、训练场、直播间…… 3.邪神篇??【已完成】 鸠占鹊巢的邪神们X对神明性幻想的信徒。 叶南原本信的神被邪神们鸠占鹊巢,邪神们一边伪装成神一边在他祷告时催眠洗脑他,玩弄他的身体,指奸他的小逼,在半夜对他鬼压床。 其实叶南本就把神当做他的性幻想对象,因为想得太深以至于所有的邪神都认为他的信仰很虔诚很纯粹。 邪神以为自己强迫摧毁了叶南的信仰,从中得到乐趣和快感,后来才发现叶南幻想的一直都是原本的神,愤怒地吃醋轮奸他,然而这时叶南露出了满足的表情。
淡蓝色的火越来越旺
草一由八淡蓝色的火越来越旺
五岁的林放一个人在放学的路上摔了一跤,青乌的膝盖流了血,回到家爷爷根本没看只是告诉他有了弟弟。 自从有了林长川后,从前可以快乐的日子林放只能捂住脸度过,放下手只能看见一张被打肿的硬邦邦的脸。 初中毕业便辍学只身来到北州打工,一个人很好,不用挨骂挨打没有同学的欺负,虽然很累,但只要睡一觉就好了。 直到18岁亲人离世,刚成年的林放被迫接受了还是消费者的林长川··· 很讨厌他,每天坚持不下去的夜里想要抛弃他,每天累到想死的心想要把他扔到河里,每天在店里被欺负的埋怨全都宣泄在林长川身上,只有那样心情才会好一点。 啤酒瓶的碎渣嵌进肉里,会有他为自己包扎,出租屋里的水电也会有他分摊,饭点的时候会有保温桶递上来,会无故出现的干干净净的屋子,甚至每次晚上会专门等他回来···暴躁的心相继沉寂下去,看着那双和自己相似的面孔,林放也会想自己没有辍学会不会也像他一样··· 没有人告诉他。每每在夜里听到的梦魇只有“活该,林放你自作自受··”身体止不住地颤抖,这时身边会传来很温柔地安慰—— “哥,我在呢,没事的,乖·睡吧··” 开放式的厨房里,林长川单手抱着林放又放在灶台上。 早晨的第一抹太阳射进阳台的绿植上,坐在台子上的男人一手撑着灶台,身边瓷罐冒出粥的清香,淡蓝色的天然气稳定地燃烧。 西装革履的男人在哥哥的眼里仍然是衣冠禽兽,林放抬起一双琥珀色的眸在身上游荡,右手轻轻扯了扯领带,男人甘愿沉浮在温柔腻闭的早晨,含住他的唇,慢慢品尝。 男人不满地推拒他,“我允许你吻我了吗?” 林长川伸长舌头舔舐他的粉嫩的唇,沉着嗓音低低道歉,“对不起。” “我不接受··”林长川想继续吻他,林放身子向后仰,害怕他摔了赶忙伸出一只手揽住他的腰,那人却不以为然一副小人得志的样子。 站着的人将另一只手撑在台面上倾斜身子,趴在耳旁说:“对不起,主人。” 还没来得及听见他又会说什么,林长川眼里只有那张张开的说不出好话的小嘴,用牙齿轻轻咬住。 粥的浮沫飘了起来,浇灭了淡蓝色的火焰,瞬间响起了滴滴的警报声,他淡然地伸手关上,这碗粥是喝不上了。 林放后仰着那只有力的手臂,双手松开勾住他俯下的脖颈,“要是让我摔下去,你死定了,林长川。” 偏头深深闻到他身上独有的清香味,双手更用力抱住他的头。 最后,被抱的高高举起的男人在离开房间后的半个小时,又被放在了床上,只是和刚才不同,衣服散落地掉了一路,房间传来一个人的长长的呻吟,树叶上的光斑在晃动,倒在床上的两人紧紧相连,分不开。 又重新开始煮的清粥在慢火熬炖,淡蓝色的火焰越来越旺···
直到成为陷阱
百无禁忌巫直到成为陷阱
年下爹系变态病娇攻  x  温柔美人年上白月光受 1v1 囚禁爱  单性受 强制爱 双洁 纯爱 第三人称 SM   dirty talk     angry sex 简介: 有一天,我捡了个受了伤的畜生回家养。 这个日久生情的过程中我好像爱上了他。 本以为他是忠犬,没想到是疯狗,我以为我们是双向奔赴的纯爱,可没想到我被骗了那么久。 我没有想到过原来我的身世是这样的,我好罪恶,我好想死…… 可是我怎么逃也逃不掉了。 好绝望。。。。 他结束了我家人的性命,结束了我的事业我的生活。 他往我嘴里塞了条内裤说怕我咬舌自尽。 我骂他变态。 他把我关在笼子里面关了很久,就仿佛一个肌肤饥渴症患者,每天不是抱着我亲就是do要么就是给我打针喂药强制让我发情, 我腻了。 终于我找到机会逃走了,我打了一辆出租车想要永远离开他,可是结果却又被送回了他的房间。 我逃了很多次,每一次都被他抓了回来。 我本以为我的人生会以失败告终。 他希望我做他的菟丝子妻子,一辈子只能忍气吞声地依靠他,可我心想着: 菟丝子也是可以瞬间绞杀大树的哦。 你喜欢演吗亲爱的 我陪你演。 “哥,我爱你。” “嗯,哥哥也爱你,安心睡吧。” 避雷:狗血强制爱,sm不等于家暴谢谢 就这个味,酸爽刺激又带感,攻很涩气受很诱人,后期会暧昧拉扯结局带感。 因为有大纲,所以讲剧情,剧情是受被攻一步步哄骗,受或者攻白切黑黑切白切黑化复仇的路线。荤素搭配,荤素搭配,会比较虐,喜欢开虐车,喜欢开那种边哭边doi的车,哭着doi,抱着doi,坐在身上doi是仙品! ——2024.4.20新增: 我本人设想过是否要陆续开放两个世界线的结局: 一个是happy end纯爱文学。亡妻死前最后一夜老公金屋藏娇,黎明到来双双殉情。 集齐前夫和寡妇独守空闺文学,亡妻亡夫回忆录,受找攻的替身,死了老公的俏寡妇更加风韵犹存惹人怜。破镜重圆、伪换攻、俏寡妇养了另一只更乖顺的小狗,苦涩哭到死去活来酸涩种田文纯爱白月光回国双向奔赴。 类似于那个梗:「活人必须给我猜死人心思,活人还得在死人死掉多年以后梦中惊坐起,脸或裤裆很湿,两个都湿也行,反正也分不清了,全身冷汗刷刷往下淌,伴随着一种闪电劈下般的惊惧:死人爱不爱我我不知道,我居然爱那个死人。」 另一个是true end :受一直在扮演菟丝子娇软美人,但是菟丝子能够绞杀大树的存在,所以吸血一流(因为癫攻是真的要钱给钱要命给命) 菟丝子受真的黑化回归主线剧情,(前期挖了很多坑没填打算在这个结局填掉)完成追凶和查询真相的任务,把攻送进监狱或者疯人院,成为腹黑女王驯养绑架疯狗反相囚禁的两个疯批癫公极限拉扯你爱我我不爱你、很带感的受把攻永远囚禁,穿高跟鞋把攻给踩射坐射, 明明是非常贤慧的美丽人妻坏得笑眯眯地在家里做好饭、又放好洗澡水问你饿不饿结果在你水杯里下毒,“来,老公吃药了”…… 请在评论区评论投票说一说你们的看法和见解,哪个人气高先放哪个。 反正两个结局都会很惨。 嗯只有这种复杂纠葛强烈深刻无法用言语用爱恨等单词说尽的感情和关系我才那么的执着于写这对癫公cp啊……我的天。这两个结局是最好最尊最至高无上的了。纵使大刀虐人数据惨淡,我也要在地狱写爆这对!
长大后被哥哥揍,爽了
叶汀芷长大后被哥哥揍,爽了
妹留学归来,大吃一顿,乐极生悲,崩掉了牛仔裤拉链,绝望地呼叫哥来善后。哥当时急着脱T恤给她罩着,又冲出去买裤子,事后回过神来,认出他网调sub的内裤。 孟怀琰也想不明白,怎么三天不理,聊了两年的dom就不理她了,她不过就是网调敷衍了点、报备懈怠了点、作息混乱了点……这也不算什么大事吧? 同父同母真骨,年龄差七岁。纯爱甜宠但糅合(不严谨的)DS/SM/SP要素,包括且不限于罚跪/耳光/皮拍/散鞭/藤条/指奸/道具/高潮控制。

好看的修真仙侠最近更新列表